双色球基本走势图360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鄱湖文藝 >> 正文

構建鄱陽湖文學大廈

我要評論 來源:原創  2019/3/15 15:31:08  作者:明然  瀏覽次數:
[導讀]:用感性認識鄱陽湖,用理性認知鄱陽湖,努力建構鄱陽湖地域文學體系,弘揚鄱陽湖地域文化,弘張鄱陽湖文學。

【按語:用感性認識鄱陽湖,用理性認知鄱陽湖,努力建構鄱陽湖地域文學體系,弘揚鄱陽湖地域文化,弘張鄱陽湖文學。】

?

?在中國古典文學以及中國古代藝術史上,素有“物華天寶,人杰地靈”的鄱陽湖流域,在其中是占有不可輕視,甚至可以說是切不可忽視的,光輝燦爛一頁的。沿著歷史的時空隧道逆向追尋,我們不難發現,鄱陽湖流域在歷朝歷代涌現出來的文學、藝術名家們中,便有諸如飲譽神州,乃至名馳寰宇的陶淵明、王安石、黃庭堅、湯顯祖、朱耷等一些早已被人們所熟知的文學藝術大家,也還有很多在文學藝術的某一方面卓有成就的歷代文學、藝術家們不被人們所熟悉,他們多得如天上的繁星,令人數不勝數,嘆為觀止。特別是到了宋代,鄱陽湖流域的文學、藝術家們以不同群體的方式崛起,使得鄱陽湖流域的文學、藝術,在中華大地之上光華四射,大放異彩。

?今天,當我們站在波瀾壯闊的鄱陽湖上馳目騁懷,放眼四望,鄱陽湖上迷人的風景以及她周邊的山水風物盡入人們的眼簾:南豫章、北潯陽;西匡廬,東鄱陽。而緊隨他們身后走來的還有新建、進賢、余干、都昌、湖口、德安、永修、共青城、廬山市等。這讓我們不由地想到應該以怎樣的認識,在文化發展的進程中如何去構建鄱陽湖文學這座宏偉的文學大廈,冥冥中,似乎有一種聲音在諄諄告誡我們,致力于鄱陽湖文學體系的建構,就必須以鄱陽湖流域的水系為連結紐帶,以鄱陽湖周邊縣市區為核心,以泛鄱陽湖區的縣市做主干,輻射到全流域的各個市、縣、區,也就是說,包括了江西的全境,以挖掘和弘揚鄱陽湖流域的人文歷史為著力點,以鄱陽湖區人民的生產生活為創作源泉來建構一座宏美壯麗的鄱陽湖文學大廈。

?關于鄱陽湖文學的地理概念,目前從各方面的反應來看,所有的觀點是不盡相同的。有一部分人們的觀點,他們認為鄱陽湖文學的地理概念應該是落腳在鄱陽湖周邊的十幾個市縣區上;另有一部分人們的觀點是,他們大多受環鄱陽湖生態經濟區劃分的影響,將其立足點建立在泛鄱陽湖上的三十幾個市縣區的基礎之上。而我們通過數十年對鄱陽湖文學研究的情況來看,卻不是那樣認為的。

?縱論鄱陽湖文學,從其文學的地理意義上來說,她決不是能夠用鄱陽湖上的某一城、某一地可以來隨意指代的。眾所周知,一座泱泱大湖的形成,絕對離不開她周邊流動著的每一條鮮活水系,畢竟湖是由水的廣匯源聚之后從而形成的。因此,我們認為,關于在鄱陽湖文學的地理概念定位這件事上,大家都不應該離開“水”這么一個重要的元素,只有抓住了鄱陽湖里的水,就抓住了鄱陽湖的根,才抓住了鄱陽湖的魂。

?既然抓住了鄱陽湖里的水就是緊緊抓住了鄱陽湖的根和魂,那我們就不妨順著鄱陽湖上的贛江、撫河、信江、修江、饒河,這五大主流,以及清豐山溪、博陽河、童津河、漳田河、土塘水、侯港水這六道大溪共十一大水系為線索,站在鄱陽湖文學的地理意義上來認真地梳理一遍,看看會有什么新的發現呢?

?贛江,由章水和貢水合流之后,自南向北縱貫江西全境。章水,又名章江,贛江的源頭之一。古時稱豫章水,唐時因避豫王諱,改稱章水。章水發源于崇義縣聶都山張柴洞,流經大余、上猶、南康,在南康市三江鄉三江口與上猶江匯合,此后又稱章江,流經章貢區,在章貢區內,俗稱西河。貢水,贛江東源、正源。發源于石城橫江鎮,稱壬田河,在瑞金城區與黃沙河(亦發源于石城)交匯,稱綿水,綿水流經會昌,與發源于尋烏的湘水交匯,始稱貢水,又稱會昌江,之后在會昌莊口又接納發源于安遠的濂江,繼而流經于都納梅江(發源于寧都肖田,在寧都江口接納發源于石城的琴江),于都段又稱雩江。貢水在贛縣江口鎮接納平江(源于興國),繼而在茅店納桃江(源于全南,流經龍南、信豐),流入贛州市章貢區,在章貢區內俗稱為東河,在八境臺前與章水交匯,始稱贛江。全程接納了13條主要的支流匯入其中,總長為766千米,流域面積達到了83500平方千米。

?撫河發源于廣昌縣驛前鎮血木嶺靈華峰,與石城縣、寧都縣相鄰,上游由千善港、長橋水、古竹港、尖峰港、頭陂港、石梁港、塘坊港等小支流匯合而成。向東北流經廣昌縣,再北流至南城縣、撫州市臨川區,在撫州市下源村附近納入宜黃水和寶塘水之前稱為盱江,之后稱為撫河。經豐城市、進賢縣、南昌縣之后分為兩支。右支入青嵐湖,左支流入金溪湖之后向北流經余干縣,分兩支匯入鄱陽湖。全長348千米,流域面積達到了16493平方千米,

?信江,又名上饒江,古名余水,唐代以流經信州而名信河,清代稱信江。發源于浙贛兩省交界的懷玉山南的玉山水和武夷山北麓的豐溪,在上饒匯合后始稱信江。干流自東向西流經上饒、鉛山、弋陽、貴溪、鷹潭、余江、余干等縣市,在余干縣境分為兩支注入鄱陽湖,沿途匯納了石溪水、鉛山水、陳坊水、葛溪、羅塘河、白塔河等主要支流。全長313千米,流域面積達到了17600平方千米。

?修河,古稱建昌江,又名修水、修江。修河發源于銅鼓縣境內的修潦尖東南側,流經九江、宜春、南昌3市境內的12個縣區,干流總長約357公里左右,流域面積達到了14797平方千米。

?饒河,又稱鄱江,位于江西省東北部。因鄱陽縣乃古饒州府治的所在地,故得名饒河,亦稱都江。饒河有南北二支,北支稱昌江,發源于安徽省祁門縣東北部大洪嶺;南支稱樂安河,發源于婺源縣北部大庾山、五龍山南麓。南、北兩支于鄱陽縣姚公渡匯合,曲折西流,主河經鄱陽縣西流,過雙港、堯山至龍口,在鄱陽縣蓮湖附近注入鄱陽湖,全長313千米,全流域面積達到了15456平方千米。

?一路敘述到此,我們不妨回過頭來看一看江西全境的總面積是多少?據官方公布的統計數據來看,江西全景的總面積為166947平方千米,通過計算,鄱陽湖上贛撫信修饒五大水系的總流域面積就達到了147846平方千米,占了江西全境總面積的88.56%以上,再加上清豐山溪、博陽河、童津河、漳田河、土塘水、侯港水這六道大溪的流域面積,可以這么說,鄱陽湖流域應該是覆蓋了江西全境,故而,站在鄱陽湖文化的地理意義角度上來說,它應該是包含了豫章文化、干越文化、潯陽文化、臨川文化、廬陵文化、袁州文化、山背文化、贛南客家文化、陶瓷文化、青銅文化等等一些諸多的文化分支系統。因此,從鄱陽湖文學的地理意義上來說,她應該是在新的文學發展歷史進程中的,全面繼承了江右文學、江西文學、贛文學、贛鄱文學之后,在文學的王國里應時而至、應運而生,建立起來的一套完整的鄱陽湖地域文學體系,以及這么一個新生的鄱陽湖文學概念。

?目前,值得我們大家特別應該注意的是,在鄱陽湖區的有這么一種文學思潮在泛濫。每每當人們一提及鄱陽湖文學的時候,就有人把她往文學的流派上面扯,大談鄱陽湖文學的風格流派問題,在這里,我們想大家必須要明確這么一個認識,鄱陽湖只是一個地域的名詞,同樣的道理,鄱陽湖文學也僅僅只是鄱陽湖流域這個地域文學的名詞而已,只是一個地域文學的概念,而非是指鄱陽湖文學的風格。因為文學的流派,指的是因某種創作群體的創作風格一致或相近而形成的一種文學的表現形式,這體現在他們群體性的文學作品當中。

?鄱陽湖流域并不僅僅只是一塊蘊涵人文歷史的紅壤沃土,它還是一座孕育、產生、培養出無數文人學者的宮堡和文化搖籃,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珍貴的文明遺址。

?早在清代那一時期里,臨川人李纮就在他的《南園答問》長文中,這樣來對鄱陽湖流域的文學藝術繁榮情況做了如下精辟的論述:“粵自東漢,論者李朝,黎陽九歌,風雅啟苗。晉推靖節,上接《離騷》,尋陽隱逸,蓮社賢豪;名章偉構,水深山高,散落人間,泰山毫毛。洎乎有唐,以詩取士。時則劉脊虛擅開元之奇,吉中孚拔大歷之萃。任濤、鄭谷,稱十哲于咸通,盧肇、黃頗,斗兩龍于秀水。南康綦毋,鄱陽穎士;來氏兄弟,豐城季子。或矜《西山》之編,或侈《靈溪》之制。莫不馳譽寰區,蜚聲域外。至于文律恢奇碩大,吳武陵則西漢可興,幸南容在枚馬之次。媲柳配韓,角張競李,猶未盡江南之能事也。

?宋興百年,文章陋窳,歐陽公奮興,然后沛然復古,并轡絕馳,直追韓愈,探大道之根源,作斯文之宗主。獨立一代,高視六寓,不特吳越所絕無,蓋寰瀛所希睹也。若乎晏臨川開荊國文公,李盱江傳南豐子固,古今大家,七有其三;文鑒佳篇,十居其五。黃涪翁辟宗派于西江,周益公領臺閣乎南渡。封事則胡忠簡驚人,詩盟則楊成齋獨主。鐘秀于一門,則三劉三孔,竟美清江;高步于一朝,則虞、楊、范、揭。不參他士。廷對萬言,姚、文、曾、羅,各占大魁,上書萬言,則王、蔡、孔、張,并躋卿輔。他若方城經義,并包一代之制科;玉茗填詞,空絕千秋之樂府,猶未足視縷焉。蓋西江文事,若晉之霸業,世執牛耳,西被秦,南服楚,未暇問陳蔡而圍鄭許也。四國廩廩,若山仰岱以為宗,水朝海而爭赴也”。

?由此,我們不難看出中國的文化版圖上,在秦漢以前,鄱陽湖流域的文化圖存幾乎是一片空白,一直到了東漢的中葉才開始有了文人學者活動的零星記載。一是膠漆相投的陳重之與雷義。鄱陽人雷義救人免于死罪,拒不收人謝金;豫章人陳重暗中代人償還重債卻不肯留下姓名。在那個“舉秀才,不知書,舉孝廉,父別居”的年代,雷義和陳重倆人同時被推舉為孝廉,相互之間推讓十余次,成為了歷史的佳話。二是“人杰地靈,徐孺下陳蕃之榻”中的徐稺徐孺子。徐孺子,南昌人。由于他不僅品節高尚,而且學識淵博,被時人稱頌為“南州高士”。東漢名臣陳蕃任豫章太守時,一般不喜歡接待賓客,而唯獨對徐孺子待以殊禮。陳太守在官舍特備一榻,專門接待徐孺子,徐孺子來了,就將榻放下來給他坐,等徐孺子走了,就命人將榻給懸掛了起來。可見,陳蕃對徐孺子是何等的崇敬有加呀!

?李朝,字伯丞,東漢時期南昌人,漢桓帝時為魏郡監黎陽營謁者,和平元年立張公神道碑于黎陽,朝作歌九章以頌之。他是鄱陽湖流域較早著文立說,見傳于后世者的第一人。李朝既是一位詩人,但同時他也是一個了解漢代畫像構圖藝術的藝術家。《張公神道碑》上的詩歌與漢代圖像藝術的緊密聯系,使得它成為漢代圖像文學寫作的代表和典范,《張公神道碑》的詩文成為了研究漢代軍事、政治、經濟、文學的珍稀文物,曾被東漢之后的詩集、金石集反復收錄。李朝亦因籍此而取得的藝術成就,彰顯出他在漢代文學研究中的重要地位。

?其后,亦有都昌人陶侃的《相風賦》及《遜位表》流傳了下來。陶侃在《相風賦》中借物賦形,寄托自己內心難以言說的心事,表達了自己決不愿意隨波逐流,碌碌無為地浪費自己的生命,一心要為國家建功立業的宏大志向。

?由此可見,鄱陽湖上三個品行高潔的高士,兩個躋身仕途的文化學者,一個尊重文化學者的地方官,寫在了鄱陽湖流域文化史的開篇之上,這足以說明鄱陽湖上的文化及文學藝術活動是受到了清風雅韻的熏陶和精神文明的感召下創立并開展起來的。

?而到了明朝的嘉靖年間,陳蕃的嫡裔陳紹儒在時隔1400年后,繼先祖陳蕃之后出任南昌知府,他到南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拜訪了北瀝徐村。另外,在明代萬歷年間,江西提學副使朱廷益率先模仿山東曲阜的“祭孔”之例,在江西創立了公祀徐孺子的“祭孺”制度,并選定了北瀝徐家的徐廷臣、徐文華為首任的世襲奉祀人選,從而,由此拉開了官方的“祭孺”活動序幕,并一直延續到了清代的初期。

?縱觀兩晉及隋、唐、五代這一時期里,從鄱陽湖流域走出來的文學藝術家們就有文學家、詩人陶淵明、劉脊虛、貫休、綦毋潛、陶峴、楊志堅、吉中孚、王季友、彭坑、彭張氏、吳武陵、舒元輿、施肩吾、熊孺登、鄭史、鄭啟、盧肇、陳陶、黃頗、李潛、易重、張頂、蓮花、來鵬、來鵠、沈彬、袁皓、任濤、虛中、鄭谷、孫魴、唐廩、王貞白、王轂、孫峴、程長文、伍唐珪、王定保、宋齊邱、廖匡圖、李征古、廖凝、伍喬、劉洞、沈麟、毛炳、胡元龜、夏寶松;畫家李元嬰、董源、徐熙、曹重玄、巨然、李頗、蔡潤;書法家和歌唱家鐘紹京、許和子等人。

?這正如李纮在《南園答問》一文中所闡述的那樣,自古以來,鄱陽湖流域的文學風氣興起,正是自李朝的《黎陽九歌》開始萌芽,而后成長發展壯大起來的。到了兩晉時期,則首推靖節先生陶潛陶元亮,稱他是一千多年后唯一承繼屈原《離騷》之風的文化學者。

?比較一下陶淵明在文學藝術上所取得的成就,這應該跟漢代后期的“大舉孝廉”“大偽斯興”有關,因為在那一時期里,由于世風澆薄,動搖了儒家獨尊的地位,自建安以降,社會的大動亂促使人們獨立思考,追求自我超脫,個性自由的風氣有關。東晉偏安,中國的政治中心首次南移到江南地區,使得大批有文化教養的士族南遷后定居了下來,使南方的士子有機會接受北方文化的熏陶和培養,從而促成了南方文化的大發展。由于陶淵明厭惡官場的黑暗,走上了歸隱田園、追求老莊率真自得的道路,充分領略到了田園山水的意趣與生機,使他的詩文具有了平易親切的稟性。雖然陶淵明走上了隱逸之路,但他并未忘情世事,拋棄儒教,他一方面要譏諷時政,另一方面又要避禍遠害,因此,在他的詩文中表現出來的那種吞吞吐吐、欲說還休的語境,形成了他詩文風格的多樣性,平易與曲折并存,靜穆和憤懣兼備,融南方的溫柔嫵媚與北方的質樸剛健于一身。他在無形之中扭轉了過去“平典似道德”的玄言詩風,又拔冗撥正了“淡乎寡味”,由華麗走向雕琢,故弄玄虛的時尚,用清新的語言,白描的手法來反應隱逸田園生活的情趣,成為了當之無愧的隱逸詩人之宗和田園詩人之祖。

?盡管陶淵明在他身前以及身后的數百年里不被人們所接受和認同,但是他給中國詩壇增添了新的生機與活力,這是不容令人置疑的。后世的詩人無一例外地尊敬他,贊美他,并且還從不同的角度去學習他。因此,唐代很多追步于陶淵明的詩人們形成了一個陣營,叫做“山水田園詩派”。杜甫在寄寓錦夔以后很長的一段時期里寫的詩就逼似陶淵明的詩作。白居易也大力提倡和寫作“效陶體”詩歌。陸游還曾經總結自己的經驗說,“學詩當學陶,學書當學顏”。宋代大學士蘇東坡曾經在惠州任上的時候大發感慨說“飽吃惠州飯,細和淵明詩”。由此可見,陶淵明的詩作對后世的影響之廣,到了令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自陶淵明以后,鄱陽湖流域直到中唐的開元時期,這才相繼走來了詩人劉脊虛和宮廷女歌手許和子。而后、鄱陽湖上又陸續走來了吉中孚、施肩吾、舒元輿、陳陶、鄭谷、沈彬等人,但是他們的藝術成就并不是太好,故而對后世的影響并不大。在這些人中,只有舒元輿這個人比較特別,他不僅是個詩人,他同時還是個散文家,擅長寫散文。他善于使用比較細膩的文筆來刻畫塵世間的風情與物事,他的代表作有散文《牡丹賦有序》等。

?到了五代十國時期,由于南唐中主李璟一度將國都遷到了鄱陽湖上的豫章城里,最后他還把自己的靈魂永遠留在了豫章。可見,那次的遷都,對鄱陽湖流域的文學藝術活動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為鄱陽湖流域文化以及文學藝術的發展注入了強勁的活力和能量。由于南唐王朝是一個非常重視文學藝術的朝廷,文壇的中心人物除了李璟、李煜兩個皇帝外,還有重臣馮延巳。馮延巳曾經于公元948年至951年任撫州節度使,盡管他當時的政績并不突出,但是,他把詞的種子播撒在了鄱陽湖流域的土壤里,并且生根開花,長出了豐碩的果實。北宋前半期的晏、歐詞派就是在馮延巳的影響之下誕生出來的。

?自從南唐定都南昌以后,便在南昌城里大設教坊和花坊,廣羅天下的詞客與畫家來教坊與花坊任教,鄱陽湖流域最早顯名于世,名動天下的大畫家董源和徐熙就是在南唐成長起來的。董源善用水墨寫江南的山山水水,尤其工于秋嵐遠景,不為奇俏之筆,平淡天真,后來,,巨然繼承了他的畫法,世稱“董巨”。為五代北宋年間的重要畫派。徐熙則與董源不同,他注重寫生,擅長畫花木、禽魚、蔬果、蟬蝶等,他的畫作生機勃勃,大多富于野趣。

?到了宋代,鄱陽湖上的文學藝術活動開始變得異常繁榮與興旺起來。廣大的文學藝術家們,大多是以群體的方式聳起在波瀾壯闊的鄱陽湖上。他們或一地人才并肩接踵泉涌而出,或一門父子兄弟并秀于林,在文學藝術的各個重大領域大顯身手。在散文創作方面,唐宋八大家中的宋六家,鄱陽湖流域就有歐陽修、王安石、曾鞏三家在其中,占了宋六家的一半。在宋詞的“四大開祖”晏殊、歐陽修、晏幾道、張先幾個人中,鄱陽湖上的晏殊、歐陽修、晏幾道、四占其三,而其中的晏殊和晏幾道還是一門兩父子的關系。在詩壇有開一代新風的歐陽修和王安石,或為一朝之壓軸的詩人文天祥,或開宗立江西詩派的黃庭堅,或獨創新詩體,“誠齋體”的楊萬里。而在詩歌的評論方面方面,歐陽修則有首創之功,他的《六一詩話》開創了中國詩歌鑒賞、詩歌批評的先例。在筆記類文匯方面,則更是鴻篇巨制,包羅萬象,洪邁的《夷堅志》《容齋隨筆》,羅大經的《鶴林玉露》,吳曾的《能改齋漫錄》,眾皆為文學藝術界的拔萃之作,對后世的影響巨大。如果按照我國的文化傳統習慣,把史學以及哲學著作算在散文創作領域的話,那鄱陽湖流域的文學創作成就,就更加蔚為大觀了。朱熹和陸九淵倆人采用通俗的口語傳經布道,并匯編成《語錄》形式流傳于世,這在中國文學史上大開了文人使用白話文的先聲。都昌朱門學派的彭蠡、黃灝、馮椅、曹彥約在理學上取得了不菲的成就,馮椅的《厚齋易學》是目前流傳于世,范圍最廣,使用頻率最高的易學名篇,前幾年,已被四川大學出版社收入在新編的《全宋書》中。

?在宋代,鄱陽湖上文學藝術能夠欣欣向榮、光華四射、大放異彩,這完全得益于晏殊點燃了鄱陽湖上第一支文學的火炬,而后,又有了歐陽修的加入并接過火炬,薪火相傳,他不僅在文學的理論上開創了一代新變的風氣,而且以其豐富的文學創作成果和驕人的成績,奠定了北宋詩文運動勝利的基石。

?鄱陽湖對宋代詞壇的貢獻是巨大的。在南宋的詞壇有兩大巨子都是從鄱陽湖上走出來的,他們是辛棄疾和姜夔兩個人。盡管辛棄疾是山東濟南人,但他在鄱陽湖上兩度為官以及兩官閑居之時的時間之長,創作之豐,這是盡人皆知的。姜夔是鄱陽人,也是南宋格律詞派和“清空”詞派的代表作者。同時,他還是一名音樂家,深通音律,多有創新。現今所存的《白石詞》集中,尚有他自注工尺旁譜的詞作十七首,是當代研究宋詞樂譜僅存的珍貴史料。

?到了元代,是我國的少數民族統治者第一次執掌全國政權。由于戰爭對南北的經濟文化造成了極度的破壞,加上在立國之后又極度地對知識分子加以歧視和迫害,這自然就阻礙了經濟文化的發展和繁榮,因此,就導致了在文學藝術的發展進程中,出現了俗文學與雅文學的嚴重對立局面。雜劇、白話小說、南戲等新興的通俗文學以蓬勃的生機在社會的底層流行。盡管,元代的文學藝術整體水平不夠好,但是鄱陽湖流域的文學藝術家們,能夠承繼宋代之余烈,在通俗文學以外的領域里取得驕人的創作成績。虞集、歐陽玄等人主持纂修了《經世大典》;揭傒斯、歐陽玄、危素擔綱纂修了《宋史》《遼史》《金史》三部史書;馬端臨窮二十年之心力,完成了三百八十四卷的《文獻通考》巨制。吳澄不僅是一位理學的名家,他還是一位文學家。他折衷朱、陸兩大派的觀點,各取其長,交叉互補,充分體現了他在學術上的革故鼎新之功。他的《尚書纂言》不承認偽古文經,極大地表現出了他敢于向傳統挑戰的勇氣。吳澄的文章從不推泥帶水,語言清麗典雅,詩歌創作構思巧妙,聯想豐富,具有較濃郁的浪漫主義色彩。

?明代的鄱陽湖流域,文學藝術的天空呈現出一派月明星稀的寡淡局面,雖然解縉的名氣很大,職位不低,還曾經主持纂修了世界上第一部超大型的百科全書——《永樂大典》,擔任過《太祖實錄》一書的總纂修,其個人亦有《春雨雜述》等著作問世,詩文都很工整,但是,解縉的作品因為缺乏思想性,缺少了政治家的鋒芒,因此,對后世產生的影響不大。

?湯顯祖是明代最偉大的文學家、戲劇家,他是在政治思想、文學理論、藝術斗爭中成長、成熟起來并成為一代戲曲藝術大師的。他的傳奇劇作“臨川四夢”:紫釵記、邯鄲記、南柯記、牡丹亭,可以說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杰出的文藝作品,堪與屈原、李白、杜甫、蘇東坡的著作相比,輝耀在世界的文學之林,讓后世贊頌不已。

?清代的鄱陽湖流域,鄱陽湖上有大批的學子們仍然在源源不斷地通過科舉走入社會,文人之多一點也不亞于明代,清道光十三年癸巳科的狀元和榜眼便是鄱陽湖流域彭澤的汪鳴相與都昌的曹履泰兩人。但是,自清末、民國以來,鄱陽湖流域在文學藝術方面的挖掘、整理、研究工作做得不夠好,宣傳工作也做得不到位,因此,這就導致了有許多的文學藝術大家不被世人所熟悉。故而,在這里我們不得不要提及那些曾經為整理鄱陽湖流域的地方文獻,而作出了巨大貢獻的先行者們,他們如編寫《豫章九家年譜》和《鄉詩摭談》的楊希閔,纂輯《江西詩征》的曾燠,編輯《豫章叢書》前后兩種版本的陶福履和胡思敬,編纂《豫章十代文獻征略》的王謨,撰寫《國朝書畫名家考略》的晏棣等人,他們的功績是永遠值得后人們記住、值得紀念和感謝的。

?在清代的鄱陽湖流域也涌現出了一些文學名家和文學的世家。鄱陽湖流域的文學名家,最具代表性的應該是在清代著名的“江右三大家”將士銓、袁枚、趙翼三人。

?蔣士銓創作的題材是多方面的,在結構和人物形象的塑造方面有其一定的成就,而在語言風格上繼承湯顯祖的成就,并有所創造,在當時是個較有影響的作家。他善做詩文,著作有雜劇、傳奇十六種,傳奇作品《康衢樂》《忉利天》《長生錄》《升平瑞》《空谷香》《桂林霜》《雪中人》《香祖樓》《臨川夢》《采樵圖》《冬青樹》《采石圖》《廬山會》,雜劇作品《一片石》《第二碑》《四弦秋》,其十六種。其中《臨川夢》等九種,合《藏園九種曲》等。

?袁枚的文學主張是倡導“性靈說”,他既與趙翼、蔣士銓合稱為江右三大家,又與趙翼、張問陶并稱為“性靈派三大家”,為“清代駢文八大家”之一。文筆與大學士紀昀紀曉嵐先生齊名,時稱“南袁北紀”。他的主要傳世著作有《小倉山房文集》、《隨園詩話》及《補遺》,《隨園食單》、《子不語》、《續子不語》等。散文代表作品有《祭妹文》,語言哀婉真摯,流傳久遠,古文論者將其與唐代韓愈的《祭十二郎文》并重。

?趙翼論詩重“性靈”,主創新,與袁枚接近。他反對明代前、后七子的復古傾向,也不滿王士禛、沈德潛的“神韻說”與“格調說”。他說:“力欲爭上游,性靈乃其要。”他曾經在《論詩五首》中這樣寫道:“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趙翼的這首詩仿佛在告訴人們,歷史的發展從來都是新陳代謝,推陳出新,后浪超過前浪的。因為時代在發展,人類總是在進步的。每個不同的歷史時期都會有新的人才不斷涌現出來,但是,他們對后世的影響也只不過只有幾百年而已,因此,詩歌也應該應隨著時代的不斷發展,在創作上應求新求變,不能刻意地模仿古人,唯古人是從,只有不斷地創新才能創作出好的作品,這應該就是趙翼想要通過此詩來傳達給我們的思想吧?

?趙翼還在所著的《甌北詩話》中,還系統地評論了李白、杜甫、韓愈、白居易、蘇軾、陸游、元好問、高啟、吳偉業、查慎行等十家詩人的詩作,他重視詩家的創新,立論比較全面、允當。趙翼存世的詩作有4800多首,尤其以五言古詩最具特色。如《古詩十九首》《閑居讀書六首》《雜題八首》《偶得十一首》《后園居詩》等,或嘲諷理學,或隱寓對社會的批評,或闡述一些生活哲理,頗有新穎的思想。七古如《將至朗州作》《憂旱》《五人墓》,七律如《過文信國祠同舫庵作》《黃天蕩懷古》《赤壁》等,都獨具特色,并在造句、對仗方面見出功力。另外,造語淺近流暢,也是一大優點。其詩的缺點是有時議論過多,太過于散文化,因此整體形象性較差。

?鄱陽湖流域的文學世家應該算得上的是寧都的魏氏三兄弟魏禧、魏禮、魏際瑞都是清初的散文家。同時,以散文著名的還有南昌的王猷定,他的作品傳奇性強,如《湯琵琶傳》《李一足傳》《義虎記》等,文筆凝練,寫人寫事,活靈活現,他的散文風格近似于小說,打破了傳統的古文寫法。臨川的樂鈞在文學上也取得了較高的成就,稱得上是一位文言小說家。鉛山的將士銓、奉新的帥氏、宋氏,新建的裘氏、臨川的李氏、南城南豐的曾氏等等的文學門第,他們不是集中在某幾個地方,而是散布的面相當地廣泛,真可說得上是繁星滿天了。

?總的來說,在清代的鄱陽湖流域,文學領域的成就遠不如書畫領域方面的成就高。清代的鄱陽湖上涌現出來了很多的畫家,期間,還誕生了一個因寧都畫家羅牧而聞名于世的“江西畫派”。在鄱陽湖流域的畫家當中,首屈一指的應該是敢于創新的清初畫家朱耷,也就是人們平常口頭上所說的八大山人。八大山人是明王室的后人,可以說,亡國之恨填滿了他的胸膛,他筆下的每一首詩,每一幅畫,無不是他內心想要表達的一種深深的傾訴,他的情、他的恨、他的痛、他的苦,無不傾注在了他的筆下。他并不僅僅只是鄱陽湖流域畫壇中的巨擘,也是中國美術史上數一數二的藝術大師,對我國寫意藝術的發展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鴉片戰爭以后,歷史劃歸了近代。鄱陽湖流域仍然有不少的文學藝術家們在為國難的深重擔憂,為改革維新而奔走呼號。他們如黃爵滋、劉繹、陳寶箴、桂念祖、文廷式、陳三立等人。文廷式是中國近代著名的愛國詩人、詞家、學者,在甲午戰爭時期主戰反和,并積極致力于維新變法運動,是晚清政治斗爭中的關鍵人物之一。文廷式詞存150余首,大部分是中年以后的作品,感時憂世,沉痛悲哀。其詞?“靈鵲填河”、“倦書拋短枕”等,于慨嘆國勢衰頹中,還流露出對朝廷專權的不滿,對當道大臣誤國的憤慨。他在《木蘭花慢》中"聽秦淮落葉"抒寫男兒請纓,揮劍龍庭的壯懷,《聞德占膠州灣而作》以三國時的陳登自比,寄托其報國救世之志,都激蕩著他滿懷的愛國豪情。陳三立是晚清維新派名臣陳寶箴的長子,國學大師、歷史學家陳寅恪、著名畫家陳衡恪之父,是近代同光體詩派重要代表人物。陳三立生前曾刊行有《散原精舍詩》及其《續集》《別集》問世,身后有《散原精舍文集》共計17卷本出版。

?由近代到現代,鄱陽湖流域又先后走出了許多著名的文學藝術家,他們是夏敬觀、陳衡恪、陳寅恪、李瑞清、熊佛西、汪辟疆、方志敏、鄒韜奮、游國恩、傅抱石、黃秋園等人。

?方志敏同志不僅是中國共產黨的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杰出的農民運動領袖,他還是一位了不起的文學家。他的主要作品有《我是個共產黨員了!》《我不相信基督教!》《同情心》《嘔血》《哭聲》《可愛的中國》《清貧》《詩一首》《獄中紀實》《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略述》、《贛東北蘇維埃創立的歷史》等。方志敏獄中留下的十六篇計十四萬字文稿,在獄中寫下的《清貧》一文被納入滬教版初中六年級下冊的語文課本中。2012年,人民日報社編輯出版發行了《方志敏全集》一書。

?鄒韜奮是近代中國著名的記者和出版家。1922年在黃炎培等創辦的中華職業教育社任編輯部主任,開始從事教育和編輯工作。1926年接任《生活周刊》主編,以犀利之筆,力主正義輿論,抨擊黑暗勢力。

?在出版界及讀書界中都有人說,韜奮一生辦刊物、辦報紙、辦書店,提倡和身體力行的主旨就是“竭誠為讀者服務”,他的那種報務精神便就是“韜奮精神”。新聞界認為,韜奮的文章從來都不畏權勢,勇于一貫地講真話,他批評時弊不怕得罪人,力主言論自由的精神就是韜奮精神。政論界認為,韜奮之所以能夠在輿論界獨樹一幟,是他在抗戰前國民黨對日本妥協時期,不避個人安危,力主抗日,在抗戰以后,他所辦的刊物和書店,一直高舉著抗日的大旗,他的愛國思想正是韜奮精神。同時,他從事的事業雖然遭受了無數次的挫折,但他依然百折不撓,始終堅守著自己的信念,一直到停止呼吸時仍為他的理想而奮斗不止。

?據不完全統計,我們整個鄱陽湖流域自東漢至晉唐、五代時期,一共走出了以陶淵明、貫休、劉脊虛、綦毋潛等人為代表的詩人及文學藝術家近百人;宋金時期,走出了以晏殊、歐陽修、曾鞏、王安石、洪皓、洪邁、朱熹、陸九淵、姜夔、江萬里、文天祥等人為代表的文學藝術家近兩百人;元代走出了以吳澄、揭傒斯、馬端臨、王奕等人為代表的文學藝術家六十余人;明代走出了以湯顯祖、解縉、陳謨、張元禎等人為代表的文學藝術家五百余人;有清代至近代,一共走出了以八大山人、文廷式、羅牧、魏禧、陳三立、夏敬觀、陳寅恪、方志敏、傅抱石等人為代表的文學藝術家近五百人……

?時光的步履匆匆,就在一轉眼的功夫之間,我們便豁然來到了當代。

?縱觀當代以來,鄱陽湖流域取得較高文學藝術成就的文藝家有古龍、高行健、畢必成、王一民、陳世旭、張檸、張閎、摩羅……等人,目前,鄱陽湖流域文藝界依然表現活躍的作家有李前、李志川、趙青、吳清汀、楊震雩、劉上洋、江子、范曉波、姚雪雪、陳然、陳永林、丁伯剛、樊建軍、石紅許、江華明、朱法元、安然、李曉君、傅菲、王曉莉、夏磊、陳蔚文、陳相飛、卜利民、陳玉龍……等人,創作勢頭表現強勁的作家有丁伯剛、樊建軍、石紅許……等人。

?古龍是我國著名的武俠小說家,新派武俠小說的泰斗,原名熊耀華,與金庸、梁羽生一起并稱為中國武俠小說的三大宗師。他的代表作品有《多情劍客無情劍》《絕代雙驕》《英雄無淚》等等。古龍不僅把武俠小說巧妙地引入到了經典文學的殿堂,還將戲劇、推理、詩歌等元素融入了傳統武俠當中,也將自己獨特的人生哲學,融入在了其中,使得中外經典能夠镕鑄一爐,開創了近代武俠小說新紀元,將武俠文學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峰。

?畢必成,中國著名的電影編劇。一生創作并已拍攝的電影劇本12部,發表的電影劇本21部,電視劇本80余部。他先后創作了電影文學劇本《路》、《廬山戀》、《賽虎》及大型話劇《鎖不住的春光》等作品。參與制作了電影:《岳家小將》《鋼銼將軍》《密令截擊》《青年劉伯承》《賽虎》《廬山戀》《他愛誰?》《來的都是客》《遠方的星》等。

?畢必成的電影文學劇本《廬山戀》獲第三屆“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被告山杠爺》獲95年中國電影華表獎最佳編劇及第十一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編劇。電影文學劇本《賽虎》獲1984年江西省創作一等獎。

?王一民不僅是一位電影劇作家、編劇,他還是一位詩人,著有詩集《鄱湖漁歌》、電影文學劇本《鄉情》《鄉音》和電影劇本集《鄉情鄉音鄉思》、發表電影劇本《家庭瑣事錄》《家族園舞曲》等創作電視劇本多部,其中《生活不是謎語》《背水一戰》《陸判》《阿繡》《書癡》《地府娘娘》《荷花三娘子》《殺陰曹》《李方哥賣酒》《人情恩怨》《七星鎮二妖》《情劍奇緣》《縣委書記》《魂牽柳橋鎮》《云夢廬山》等均已拍攝播出。他的電影文學劇本《鄉情》《鄉音》分別獲第五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中國第四屆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獎,并同時獲國家文化部優秀影片獎。

?陳世旭,著名的作家,詩人,在上世紀的80年代,以短篇小說《小鎮上的將軍》一舉成名,以短篇小說《鎮長之死》名揚全國。近十幾年來,其的一些作品對“當代知識分子的生存狀態、靈魂漂泊、精神成長進行了精當描述”,“表達了消費時代中國知識分子人性割裂與精神沙化的深切憂慮”。新的千年之初,陳世旭連續推出兩部表達當代知識分子焦慮的長篇小說——《邊唱邊晃》《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這無疑是鄱陽湖流域文學藝術界的一大盛事。

?陳世旭的《邊唱邊晃》這部小說,是以作家何為參加筆會、出訪、進修讀研和下鄉救災的見聞經歷為創作線索和背景,反映社會在一個轉型的時代里,人們對于權力、欲望的追求,以及在追求中的浮躁心態和異化狀況,反映底層農村的現實情景。作品的視野開闊,畫面逼真,從國內到國外,從文人的筆會到政界、商界以及鄉村的描寫,場景真切,富有濃郁的社會氣息和生活的真實感。作者通過在一系列長卷般徐徐展開,豐富多彩的社會背景下,精心刻畫了一群追求欲望的滿足同時不放棄實利的各色紅男綠女們的生活百態……

?李志川,知名作家、編劇,他的代表作有長篇小說《俊相狀元》《兄弟姐妹》;中短篇小說集《漂流的村莊》;中篇小說集《黑的帆白的帆》《紅狐》;長篇報告文學《長河豐碑》;電影《悲烈排幫》;電視連續劇《兄弟姐妹》《真情永遠》《感情敲詐》《臥龍小諸葛》《中國家庭421》等等。

?放眼鄱陽湖上,近幾十年來,在鄱陽湖流域誕生了三家專業性的,從事鄱陽湖地域文化及其地域文學研究的民間組織,那就是座落在鄱陽湖東岸鄱陽縣城里的“鄱陽湖文化研究會”,座落在鄱陽湖北岸都昌縣城里的“鄱陽湖文學研究會” 以及鄱陽湖南邊,南昌城里的“鄱陽湖文學創作研究會”。

?鄱陽湖文化研究會自成立以來,在當地政府及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創辦了會刊“鄱陽湖文化研究”雜志,先后出版了數十期,為鄱陽湖文化研究做了大量實際而有意義的工作,為鄱陽湖文化的持續、深入研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并陸續推出了鄱陽湖文化研究的相關成果,由鄱陽作家姜清水所著,有關姜夔文化研究的系列文集,《姜夔文化探秘》《姜夔傳》《姜夔傳說》《清水點白石》《姜夔長短句賞析》以及《魂斷瓦屑壩》的出版發行,為系統地開展鄱陽湖文化研究開了個好頭。2012年,鄱陽縣文聯又創辦了《鄱陽湖文藝》雜志,為鄱陽湖文化研究事業的發展、壯大,增添了強勁的活力。

?鄱陽湖文學研究會自成立以來的數十年里,先是創辦了一份《鄱陽湖》文學報,為全面深入地挖掘和開展鄱陽湖文學的研究,奠定了較好的基礎,隨后,在此基礎之上,創辦了大型會刊《鄱陽湖文學》雜志,也先后出版了數十期會刊,并先后推出了有關鄱陽湖文學研究的相關成果,《鄱陽湖文學研究》《鄱陽湖,從人文深處走來》《鄱陽湖文學作品選》《都昌朱門學派》《曹彥約文集》《劉琦研究》等專業文學研究書籍的先后出版,讓我們看到了在鄱陽湖文學研究系統化的征途上,迎來了美好的明天和未來的希望。

?鄱陽湖文學創作研究會在成立以來的近十年里,一直頻繁活躍在鄱陽湖流域的政治文化中心,并創辦和出版了會刊“鄱韻”雜志數期,與鄱陽湖文化研究會,鄱陽湖文學研究會兩者一起互成掎角之勢,彼此之間遙相呼應,形成了一種鼎足三立于鄱陽湖上的局面,為鄱陽湖文化及其文學的研究活動拉開了大的序幕。

?尤為令人值得高興的是,2019年元月,全國首家官方性質的“鄱陽湖主題圖書館”以及民辦私有性質的“鄱陽湖文學研究陳列館”,竟然不約而同地在元旦的那一天,先后誕生在鄱陽湖上的都昌縣城里,這為更好地展示和促進當代的鄱陽湖文化及其文學的研究工作,注入了源源不斷的活力并開啟了一個全新的,生機勃勃的大好局面。

?鄱陽湖流域,在春秋時期屬吳地,戰國時屬楚地。由于她襟江帶湖,山無旁走,水不外趨,因此,就導致了鄱陽湖流域的文化發展遠遠落后于其它地區,這跟她處在江南腹地,落在吳頭楚尾的位置上有關。

?縱觀整個鄱陽湖流域,幕阜山脈、羅霄山脈、大庾嶺、武夷山脈等,沿境的嶺脈在西、南、東三面形成了一道環形的天然屏障,而其間又有外通的孔道,贛、撫、信、修、饒五道大水系縱橫羅列,分布其間,總匯鄱陽湖后,從她的北面流入長江。這種自然性的封閉,雖然給鄱陽湖流域在經濟文化的發展中帶來了嚴重的滯礙,但是,卻能夠較好地保全了她在文化及其文學上的地域性沒有受到外力的沖擊和破壞,這為大家在今后的鄱陽湖地域文化及其文學的研究工作中,系統地建設鄱陽湖文學這座大廈,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通過幾十年來,我們在鄱陽湖文學研究領域的實踐證明,鄱陽湖文學的理論體系及文學大廈的建構,決不是如某些人所奢談的那樣,妄言要打造什么所謂的鄱陽湖文學流派,二千多年來,鄱陽湖流域原本就是盛產過許多流派的地方,譬如以陶淵明為代表的“山水田園詩派”、以晏殊、歐陽修為代表的“晏歐詞派”、以黃庭堅為代表“江西詩派”、以楊萬里為代表的“誠齋體”詩歌、以姜夔為代表的“清空詞派”、清代以羅牧為代表的“江西畫派”等等,故而,大家又何必要多此一舉地去枉談什么鄱陽湖文學流派呢?這不是在作繭自縛,自欺欺人呢?

?在我們當代,鄱陽湖流域那些有志于鄱陽湖文化及文學研究的文藝工作者們,潛心于鄱陽湖文化及文學的研究,無非就是想努力打造一個屬于我們鄱陽湖流域的地域文化及文學的品牌,他們對文學的這種追求是美好而又高遠的,他們對待地域文化及其文學的這種精神是應該值得人們肯定、稱道和學習的。

?暢想未來,大家應該有理由,也會有足夠的信心去相信,希望,總是在未來能夠被點亮。故此,我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通過大家的不斷努力,鄱陽湖文學的研究工作一定會取得更大的成績,鄱陽湖文學這座閎美的大廈一定會高高聳起在波瀾壯闊,湖深水遠的鄱陽湖上!

掃一掃,用手機看資訊!

用微信掃描還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QQ登錄                             忘記密碼

注意:遵守《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

驗證碼: 看不清楚,點此刷新! 查看評論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360